• 123
  • banner2
首页 >> 新闻纪实 >> 感悟收获 >> 正文

以爱为名,勿忘支教初心

咪乐|直播|苹果版下载 新华社发(陈亮摄)

  随着我国义务教育的普及,许多地区的教育得到了很好的发展,然而,在邵阳市和邵东市的乡村山区,仍然存在着一些上学难、受教观念落后、英语课程的开设受到限制等诸多问题。对此,2021-12-04,邵阳学院“健身强国、致敬百年”志愿服务团来到了邵东市界岭县当家小学开展“三下乡”支教活动。

  来到当家小学已四天有余,在结束了一天的课程之后,我和同事像往常一样送孩子回家,并且对几位孩子进行家访。但在前几天,其中一两个孩子好像并不乐意让我和同事知道他们的家住在哪,并婉言拒绝了我和同事的家访,在回家的路上也有意回避我的问题,甚至不想再跟我有更多的交流。

  这让我觉得事情并不简单,平日里就数他们最积极活泼,可一谈到家事,却表现出敏感和回避。这些反应让我久久不能释怀,和昔日他们上课的表现一对比,我不免有些担心和抱歉,担心他们家中是否有着难以言说的困难和他们对自己家庭情况的敏感,也抱歉于自己突然提出的家访伤害了孩子们的心。

图为志愿老师送孩子们回家。中国中青网通讯员 罗聪 供图 

  在刚来到当家小学看到这些孩子们的时候,我也意识到,这次支教活动任重而道远,但我也以“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来提高我的思想觉悟。虽然料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但真正面对时还是有些措手不及。

  今天是我和同事第四天送这些孩子们回家,在几天的相处下来,这些孩子们的心门好像一点一点地在向我们敞开,回家路上也主动跟我们说话,但对于家访仍是沉默不语。我不想让这些孩子们为难,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孩子,我能理解孩子们现在的心情,所以我知道,想要了解他们,要先走进孩他们的心,让他们接受我。

  于是我再一次放弃了家访,选择在网上查阅资料,这些大多是留守儿童的孩子们,他们的心好像好像被“留守”这两个字上了大锁,出于对自己的保护,出于对家庭情况的敏感,这些“不完整”的孩子们本能的将自己的心埋在了很深很深的地方。但懂事的他们却毫无保留的向我们展示最阳光美好的一面,这样好吗,我们的到来会给他们带来一丝光亮吗,还是他们只是像我们展示了最好的一面,却把心中那敏感,脆弱的一面藏在最深的地方。

  随即我在网上搜到这样一篇文章,标题是“哥哥姐姐们,请你们不要再来支教”。我点开文章,以为是标题党为了博人眼球和骗取播放量的恶趣味手段,但里面的内容却让我又一次陷入了沉思:

  “支教的哥哥姐姐们,如果你们是来旅游呼吸新鲜空气的,请别来!

  支教的哥哥姐姐们,如果你们是来让这块热熟着的黄土地见证爱情的,请别来!

  支教的哥哥姐姐们,如果你们是带着短暂的爱心寻求心中的安宁,请别来!”

  这一切,都是在我点开“三下乡”活动的文件开始的。回到起点,我问着自己,为什么要去支教?很显然,我给不了自己一个明确的回答,也不想用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欺骗自己,我没有那么神圣。但好像很多事情,本就不需要理由。支教,像是命中注定,它在吸引我。

  但现在,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到来,尤其是这些以学生口吻的话语直勾勾地击中我的心灵,我们是正确的吗?我们这样闯入他们的生活,自己满足了体验,感动了自己,然后拍屁股离去,会不会让他们又产生了“抛弃”的感觉?

  “老师,你明天会走吗?”

  又是一个日落,太阳收敛起刺眼的光芒,一丝愁绪,几抹悲凉也随即涌上心头。是啊,我们会走,我们迟早会分别,我们也许就像两行相交线,再有过一次短暂的交汇之后就越来越远。

  “老师,你是第一个送我回家的老师!”

  夜幕降临,学校远处的群山,依稀能看见的房子也慢慢因为夜,开始变得模糊。抬头望向天空,唯有零星点点,但如此微弱的光,又怎能抵得过黑夜的笼罩?只怕,我们满足了自己的成就感,给他们带来了短暂的快乐,而等离别来临之际,他们会回到原点,就好像我们什么也没有改变。

  “老师,妹妹想妈妈了,但是我跟妹妹撒了一个谎,说妈妈在很远的地方看着我们长大”

  晨光熹微,沉寂被鸟儿的啁啾打破,所有的情感随着太阳升起而迸发。“越懂事的孩子越让人心疼”,他们无奈,他们妥协,他们只能在爸爸妈妈看不到的地方,偷偷长大,被迫成长。

  “老师,送给你!”

  一缕阳光脱胎于最深的黑暗,耀眼的光芒,让最后一丝夜也无处可藏。

图为志愿老师到孩子家中家访。 中国中青网通讯员 罗聪 供图

  慢慢地,我在和孩子们的相处中找到答案,就像在混沌的黑夜中,终于有一束光在召唤着我。我不再怀疑自己,与其瞻前顾后,不如全力以赴。如果结局注定分别,我就要让分开之际不留遗憾,给孩子们一个最好的分别;如果怕孩子们形成讨好型人格,就走进孩子们的内心,去弥补他们心中的“不完整”......

  最后,我还是去到了孩子们的家中做家访,亲眼目睹何为家徒四壁,而孩子的妈妈竟也是哑的,顿时明白孩子心中的敏感是怎样产生,他们知道我们走后,一切又会恢复原状,所以孩子们只想让我们看到他们最好的一面,这也是孩子为何一开始多次婉拒我们家访的原因。

  而这些孩子,可能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冷静下来之后,我开始对之前在网上看到的文章反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呼声?问题的根源还是来自于支教老师上,也许,很多支教的目的,已经变成了感动自己的“表演”,在给孩子们带来了短暂的、片面的快乐之后,而一走了之,让孩子们形成巨大的落差,从而导致孩子们不再愿意欢迎支教老师的到来。

  甚至有些志愿老师的教育水平不达标,也有一部分的志愿老师功利心太重,为了完成任务而去支教,这样目的不纯的支教活动,自然也不会给孩子们带来真正想要的效果。有家长反映,暑期举行支教活动还不如让孩子在家里干农活,并且认为这些支教活动剥夺了孩子们的假期,把孩子们的假期排的满满的,只为了完成自己的表演。这些话虽然难听,但说出来也并不是全无道理。

  所以,我在此呼吁,孩子们并不是动物园里的动物,供我们参观,他们也不是我们完成任务,达成目标的工具,既然选择了来到这里,就要尽自己的所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关爱,教会他们更多的知识,切勿失去了来支教的初心!(通讯员 罗聪)

责任编辑:蒋宇骏
百度